夏天的麻花_天涯博客_天涯社区

发布日期:2019-09-11 18:26   来源:未知   

  寄庐:北环一小区露台之违建阳光房尔。一曰人生如寄,二曰命运之奴,是谓“寄庐”……

  国庆有事去了一趟内江,来去匆匆,又大部分时间都在深夜里活动,因此没顾得上好好吃饭。但人就是这样,发生了天大的事,还是得吃,哪怕是一碗简单的面条。

  从殡仪馆出来,我很悲伤地问当地亲戚:“有没有好吃的面推荐一下。”亲戚拭去眼泪,“对面的长生面不错。”

  “长生面”24小时营业,跟内地所有城市一样,夜里来的客人多是刚从卡拉OK出来,或者之前还在烧烤摊喝酒,回家睡觉前再来碗热汤面。这里的面分汤面和干面两种,绍子有牛肉、排骨、杂酱。我要了二两汤面,至于什么绍子,虽然还没从悲伤的情绪中摆脱出来,我依然难以割舍地对老板说:“三种绍子各来一勺”。

  小筑基者何?摄元阳而入内鼎,胎息绵绵,然后生后天之药,而行玉炼之功。此孙陶一派所谓筑基既毕,乃敢得药。内药既凝,乃敢炼己者也。大筑基者何?养灵珠而生外铅,金水溶溶,勤行周天之妙,而完尽性之功。此《集解》一篇所谓以开关辟筑基之路,以得药助筑基之需,以炼己了筑基之事者也。

  之前内江对我是个陌生的城市,吃了这碗面,在张大千和范长江之外,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第二天中午吃过便饭,我们又被一帮亲戚裹挟到泸州,当夜无话。次日早上起来,我们驱车去了城外的方山。方山最出名是云峰寺的“黑面观音”,观音慈悲,红脸黑脸都非常态,之所以“黑面”,实因几百年来香火太盛所致。

  云峰寺本是一所古寺,现在正在翻修扩建,气象广大,沿石径而上,庙宇层叠,梵音处处。路上所见不外年轻情侣、落魄中年、拉客的农家乐老板娘。天气不错,有老僧在禅房门外剃头,一个年轻僧人负手立于风景之前,很像成名后的虚竹。

  寺内的斋饭听说很不错,但我们手里提着纳溪城里老字号铺子买来的卤鹅、香酥鸭,又有罐装青岛啤酒一打,不敢造次,www.801199.com。于是进了一墙之隔的农家乐,点了豆花和几样小菜。我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见小伙伴们都在巴黎、越南、南太平洋某小岛上购物、泡吧、潜泳,对着手机比出二指咧嘴奸笑,我心里一痛,周围的青绿山水顿时光线暗淡。我送一口豆花进嘴,想想,相当虚伪地敲出一行字:与大和尚相与喝了一壶正山小种,正赏寒山字……

  秋冬之际,烫火锅是一件颇有情趣的事:屋外凄风苦雨,室内热火朝天,酒至酣处,撸袖揎拳,彻底把人从一连数日阴雨天的绝望情绪中解救出来。

  重庆人对火锅的热爱,极可能跟本地秋冬季节的幽独有关。古代重庆人受不了这种阴雨天气窗外雨滴芭蕉、白菜豆腐以及处女座的老婆,各种受不了让他们发明了火锅这种肉食卡拉OK,可以吃、可以歌、可以咏。

  我们这次去的是(邓记)莽子火锅。还是桂花园那条街,血库大门朝李子坝方向,下行数十米,左边。堂子上下两层,轩敞宽大,没有通常逼仄火锅店那种乌烟瘴气的感觉。菜也好,看上去齐崭崭的新鲜,井水豆芽、小葱、平菇、莲白都青白好看。“广告教父”徐二哥有次教我们一个诀窍,说据他几十年食重庆火锅的经验,凡老板能把小葱、豆芽打整得干净利落水灵灵的火锅店,味道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莽子火锅”还不仅仅如此,鲜毛肚、鲜鸭肠、鲜黄喉、血片、腰片、老肉片……看上去都是整齐划一的新鲜干脆,加上前面几样素菜,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新的,就像一个灰扑扑的江南秀才突然面对民国初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店的鲜鸭肠,那也叫鸭肠,完全就是生抠鹅肠,大块头,根根拎得清,夹一根到锅里再捞出来,几乎就是小半碗,极过瘾。老板说,因为数量有限,这家鸭肠只为他们“莽子火锅”供货,就算同是“莽子”,还要看交情深浅,所以去桂花园“莽子火锅”一定要试试他们的鸭肠。

  前两年我们常去鲁祖庙的“莽子火锅”总店,那地方也极有意思,隔壁是花店,高处有本城“火锅守护神”康老师和他的叮叮猫。好些冷雨夜,当孤独如一件湿衣上身,我们就守着火锅轻轻呼唤康老师,他总是踩着蓝火焰跳出来,兴致勃勃、永远精神,就像一个新人。

  都是普通家常菜,除了酸醡肉(记不清了,好像是这个名字),别的看上去都有食欲。我捏着菜单看了半天,还是点了七八个菜。计有:土鸡炖宽粉、炒鸡杂、红烧排骨、粉蒸肉、土鸡蛋炒番茄、炝炒红苕尖、青椒炒茄子……

  上菜速度不算快,虽然店里吃饭的人疏疏落落(主要是面积太大)。以我的经验,这种店的味道通常不会太差。第一说明老板没有“等久了人家走人”的心里负担,做菜比较从容,不会马马虎虎;其次大厨从手艺到人格都比较成熟,不像有些毛头小伙子或本来身怀绝技却无处施展的厨子那样碰到客人就炫技,恨不能把锅从厨房一路颠到饭桌上来。

  不是夸张,好多厨子都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吃。记得有次去合川采访,夜宵烧烤,有个年轻小伙子就是五六口锅同时开炒,看他炒菜时五六堆火焰熊熊燃烧(他是拜火教徒?),肱二头肌像小老鼠一样窜来窜去,我们都觉得有戏,满怀期待,但等菜上桌,深感失望,盐重菜老,每道菜咬上去都像一道菜,还是咸菜。

  说回“凌家铺子”,菜陆续上桌。我和小魏作为“土鸡汤爱好者”,立即一人一碗,靠,地道!有盐有味有油还不腻,即便加了宽粉汤也不浑,味道本色质朴,就像我们摩羯座男人,样貌普普通通却耐人寻味。汤并不多,刚好够四五个人,剩下一点,正好够可伊(明它它千金)小盆友泡饭。

  我最爱的是炒鸡杂,材料新鲜,完全没有异味,且分量味道都足,连就三碗饭还有很多,好像传说中的聚宝盆,以前碰上好吃的鸡杂,总感觉一人一夹就没了。

  土鸡蛋炒番茄,可以负责任地说,鸡蛋土过闰土,咬进嘴里那种感觉……总之就是人蛋合一,无从挑剔;青椒茄子也很下饭

  他从大巴山腹地传回的各种美食图片,满足了我的“口腹之欲”,虽然只是在想像中吃,我已经很满足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他去了一趟万源,一路上很负责地通过微信上传沿途美食。头天是“赵家刘肥肠”、“旧院黑鸡”,两家店没标地名,难以判断究竟是在哪儿。这个无所谓,我相信只要好吃,有些店就算开在炼狱里,照样有人勇闯。

  次日中午,我看见一盆乌黑发亮、尚未开肠剖肚的“黄辣丁”,下面还附有文字说明:“达州、万源喜欢把黄辣丁叫黄古头,记得长沙人叫黄鸭叫,岭南一带叫黄骨鱼”。就我看来,这种对民间美食的考据癖已经很“汪曾祺”了,但他居然还不耻下问,“还有别的叫法吗?”

  我还看见他在达州北外罗江镇州河畔拍了张风景照,首句格外抒情:“州河水静静的流淌”,不过仅此一句戛然而止,径直转入如何吃,“河里生产野生鱼,尤喜本地做法的干烧江团,鱼斤许……”。

  从几天下来照片所拍地方多寡判断,他在达州盘桓了好几天。为了吃而赖在一个地方不走,我觉得是一种特别不道德的人生态度,在达州吃吃喝喝的那些昼夜,就没想过,到了这个点儿,人家非洲儿童还什么都没吃吗?

  强力推进净网行动,侦办各类网络违法犯罪案件3075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200余人。

  我们还是看看那几天他在达州万源一带都令人发指地吃了些什么,“七星椒”的卤蛇肉、鸭舌、鸭脖子、鹅翅膀、鸡冠、鸡爪子、猪大小肠、黄喉(平时不容易激动的他居然称之为“全宇宙最好吃的川味卤);“泡师羊肉”(老板姓泡?);号子面;亚林鱼庄;醉鸡……

  那时不管有多少人排队,总要吃到才肯罢休。那条街也很有意思,一度很有名的“九根毛”也在那里,街边有一家书报亭,天气好还有就地铺开卖旧书的。

  往体育馆方向,过去还有本城最怀旧(主要是里面的桌椅板凳包括老板的长相都比较怀旧)酒吧“大田驿站”,后来易帜为复古风的私房饭馆“一箪食”,现在好像境况不妙,改为足疗房了。

  足疗房隔壁依次是“吊锅耗儿鱼”和一两家卖鸡的,拐角处就是搬过一次家的老朋友789了。

  789:这个……主要是我们铁心做火锅,跟火锅死磕,没想过突然有天改行去卖军火或卫浴产品。人生志向小一点,可能更专业,对吃货们也更公平。

  碰上好吃的,让她们先吃;好玩的一定要带她们玩;碰上房子着火,一定“让她们先走”。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有一半是由女性构成的,而属于她们的那一半往往比男人世界更美好。那个世界美丽、性感,还很神秘,连空气都是凉嗖嗖、香喷喷的。

  不过想要闯入那个世界一睹真相,首先还得把她们伺候好了才行。她们心情好了,为你生孩子洗袜子都没问题,否则她们会关闭通往那个世界的美心防盗门,一丝风景都不肯泄露。用梦露的说法就是,“要想看到我最好的样子就得接受我最差的时刻”。

  如今就算老虎凳、辣椒水加诸我头上,我也坚贞不屈地相信“女人没有最差的时刻”。她们无异是高阶进化的生物,修长的身段或手指(请想像她们穿连衣裙或舔舐冰激凌的样子)、高超的品味(尤其是衣服和化妆品)以及过人的胆识(主要体现在花钱和吃饭这两件事上)。跟她们比起来,很多男人简直就是奥特曼系列中脾气暴躁、思维简单的低等生物,生活毫无美感,就像一张散发着怪异味道的崭新百元大钞。

  好比吃饭这件事,一帮男人吃饭和一帮女人吃饭以及男女混杂吃饭就有很大不同。男人帮吃饭向来只干两件事,开瓶子和再开瓶子,好像他们是一群开刀;女人帮吃饭则更像古希腊元老院的议事厅,个个麻布加身、气质优雅迷人,嗓子带着让人舒服的颤音,当她们对某个女人作出评价的时候,那个女人死定了;最愉快的莫过于男女混合吃饭(如果女人很漂亮或很性感,愉快加倍),一个出色的女人能让桌子上所有的男人都抢着说话,连那个之前大家以为他声带不知去向的的家伙都能从一道普通的“宫保肉丁”说开去,聊到晚清变局其声哽咽。

  如果桌上有一群出色的女人,那这顿饭简直就像是在九霄云外的神仙伙食团开的一桌盛宴。

  比如米粉,那年我在长沙东塘,早上起来路边摊要了一碗米粉。米粉浇上鲜汤、撒上剁椒、一撮葱花,一碗下肚,我认定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它了。其实,那就是一碗最简单的米线而已。

  镇上有个教堂改建的乡村茶馆,稀稀落落的老人在里面喝沱茶,抽纸烟,交谈像落在天井里的阳光一样若有如无。我坐在旁边,听他们摆龙门阵,看他们咳嗽、吐痰、站起来摸摸一盆滴水观音粗大的叶子,好像那个中午最值得他们关心的只有这株植物。

  茶馆里只提供杂酱面,宽面软白、几片菜叶,从猪油凝冻的铝盆里舀半勺杂酱,面、汤交融,肉香扑鼻。

  还有一道好喝的黄辣丁清汤,好像是青衣江畔。路边一个农家小馆,没有招牌,没有噱头,不管小车还是大车上下来的人,通通一盆鱼汤砸在桌上,吃鱼、喝汤,来一碗毛干饭、一碟泡菜,吃完抹嘴,结账走人。

  我一直深信,最美味的东西不一定在城市酒楼中,而在民间。城市只是模仿、收纳那些散落在世界角落中各种美味,但材料、厨子和环境不一样,味道也就迥然。

  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困扰长江的问题,也是中国发展遭遇的瓶颈。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突围”,也是中国创新发展方式的实践。

  同样是一条鱼,窗外是雾气弥漫的大江和直瞪瞪面对一道用华丽墙纸装饰起来的墙壁,心情

  重庆一到夏天的晚上,大排档就像英俊或一般英俊的坏男人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他们当街露出各种块状肌肉,分别叫做卤牛肉、卤猪尾巴、卤猪脚、卤鹅翅……门口和冰箱里塞满了啤酒,他们要用颠锅的火焰、滚烫的泡椒黄喉和矮脚虎小工飞掠的脚步征服每一个路人。

  多年以后,当我离开这个城市,我想我所有关于重庆的梦都将跟这锅炉房一样的夜晚有关,那里每个人都在吃着烧烤、啃着卤菜、猛灌啤酒,在高温的露天坝里就像吞吐火焰的妖怪那样高蹈。

  我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捍卫路的大排档喝夜啤酒,开始一切正常。不幸一个老板开来了他的奔驰,更不幸的是他命令他的奔驰司机从车上取来两瓶茅台。

  然后,一个自认为“世界上最受女人欢迎”的男人和另一个自认为“世界上最男人”的男人发生了冲突。他们其实并没打架,而是用肩膀相互撞击,就像两个基佬调情。

  再然后,“最男人”的那个拨手机号称要找全川最残忍的杀手杀人,“最受女人欢迎”的那个也拨了手机。他的杀手档次要差点,来自江北。

  我还记得另一个夏天,半夜11点,我那英俊而邪恶的表弟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南坪后堡最出名的那家大排档,他和我少年时代的“三大梦中情人”在那里等我。我找出最贵的那件衬衫穿上,站镜子前一看,感到英俊得很虚伪,干脆本色出境。当我飞奔到那家大排档,我的“三大梦中情人”安详地啃着鹅翅膀,完全没我想像中“江南又逢李龟年”的伤感场面。

  为了表达我的激动,我一口气灌了三瓶冰啤酒,迅疾面如重枣,上菜的老板说我红得他们店里都不需要供奉关二爷了。我的“三大梦中情人”说往事如烟,

  我是一个大三的学生,他是我们学院外聘的老师,之前觉得这个老师挺好的,不像学校里的那些教授那样死板。后来因为有一次不能上他的课,所以给他发短信请假,谁知从那之后他就经常给我发短信,说要请我喝咖啡,请我吃饭,还要送我回家,我就很不想搭理他,他结婚10年了,还有一个女儿,我觉得他这样的做法让我很不舒服,但是我又怕说话太直了,期末考试他会挂我的科,我该怎么做才好呢?——蔷薇

  对付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我认为有两个办法。一是装糊涂,随时带着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问题、眨巴着眼睛站在他面前,好像刚从蛋壳里跳出来,纯得浑身上下还冒着热气;另一个办法是他狠你比他更狠,接受他的暗示,但紧接着把皮球回传他脚下:先存10万到我账户,角色扮演、制服诱惑随你挑,干我们这行您懂的……我担心他会吓尿。

  我和老婆结婚两年了,儿子也一岁半了。当初认识她的时候她身材很好,1米65,110斤不到,我是很满意这样的身材的,她很宅很懒,后来就开始有发胖了,生了孩子之后体重一下子就变成了130,我自己也才这么重,但是我比她高20cm,她也从不打扮自己,她生完孩子之后我暗示她减肥,她当时也答应了,半年过去了,她的体重一点变化也没有,因为这个我们经常吵,现在闹得要离婚了,作为一个男人当然希望自己的老婆打扮得很漂亮,带出去也很有面子,我这样哪里错了?——笙箫何以默

  幸运女神终于眷顾到这个乐观勤奋的年轻人。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个做模特的朋友一天内接了两个活儿排不开时间,就让他去了面试。虽然当时没选上,但被一个经纪人看中留了电话,一周后叫他去了另一个面试,成了。那是2004年,他做兼职模特走一场秀可以拿150块钱,对他来说已是天价,第二年正式入行,之后一帆风顺。

  这叫卸磨杀驴懂吗?女人生孩子后身材会有变化这种常识你没有吗?你来自土星吗?你还要面子?你那面子就是用一群产后身材迅速恢复苗条性感的钟丽缇都挡不住的挂甲屯的苍茫。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男人看上去很像人类,实际就是一根经常自我上香的生殖图腾,除了热血上头盲目钻探他们什么都不懂,看来你就是。不知你们这一国《山海经》有记载吗?

  我和她是大学认识的,起初在一起开开玩笑,出去吃吃饭怎么的,不知不觉感情就越来越紧密了,后来发现她换男友就像换白水一样,对感情永远都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就这样暧昧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她突然喝醉了哭着问我,说我为啥都这样了还不向她表白,非要等她一个女孩子说出口。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她的,只是她对待感情的态度让我无法接受,我心里既纠结又迷茫,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她,但接受了又怕她随便对待我们这段感情。——花落知多少

  说人家玩,我看你也玩得很爽啊。在她那群白开水一样的男友中,你算老几?其实我觉得玩也不失为一种找到真爱的方式,这就像数学,通过不同的组合排列方式我们最终得到结果是一样的,就好比西门庆跟潘金莲都不是什么好鸟不照样过到一起。你就很奇怪,节操是武二郎,玩起来是西门官人,最后纠结又如宋江。

  一个追了我3年的人还在等我,当初就拒绝了他说当一辈子好朋友,但是他后来一直没找女朋友。每次出去玩儿,朋友都开玩笑把我们俩凑一对,我也没法拒绝,可我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的男生,什么都听女生的,问他意见什么都“随便”。性子软趴趴的特别没有个性,感觉要是遇到事,都是我来顶。但是他对我是真的很好很好,这样的好让我好纠结好苦恼,感觉不和他在一起就是负心汉一样。——秦时明月

  以我的经验,既然感觉一开始感觉不对路,就不要勉强。爱有过电的感觉、是任何时候看他都觉得天地是新的、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可抵一年烟瘾的上瘾,请问你有吗?没有就别碰他,让他好好活着,杵在那里,说不定有一天你在别的男人那里受伤,还有一个友善的肩膀可以靠。

  我和老婆有一个8岁的女儿,根据法律允许今年我们又要了二胎,由于我陪老婆的时间少,老婆就在网上和朋友聊天,吃饭的时候都聊,有一次她把手机放家里了,我看了她的聊天记录,原来她一直在和我朋友聊天,聊天内容特别暧昧,当晚我说了我知道她和我朋友的事,然后我们谈了很久,在后面的记录看到他们在外开过房,还不止一次,肚子怀着我的孩子跟别的男人做爱,当时就想离婚,但是未出生的孩子怎么办,我是放弃还是原谅呀!——伤心人

  碰上这种蠢女人,简直让人欲哭无泪。你说你喜欢外面去做,至少别在孕期做,就算孕期扛不住去做就不能做到丝毫不露马脚?这样大家都好过,不用面对这样残酷的选择。但是生活就是选择,问题既然来了,逃避也不是办法……哥们,是自己亲自当爹还是便宜你那朋友当爹,自己看着办。至于你那老婆,分两套家具打发她回娘家去吧。

  老公今年50岁,他以前离过婚。我比他小12岁,有一个10岁的女儿。我们结婚13年,他突然冒出来一个私生子。19年前,他和私生子的妈妈发生了一夜情。他说是一夜情,不是婚外恋。现在私生子找到了他。他一夜情是发生在他和前妻的婚姻期间,他说他没有对不起我。他很重男轻女,说以后私生子的学费生活费都他来给,还要给他买房子。他很想要儿子,现在儿子冒了出来,老公就像疯了似的,好像这样就可以光宗耀祖了,我该怎么办呢?——咿呀路2013

  要说他确实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所以就情况而论,这事只能算喜剧。当然由于牵涉到要买房子、分割家产,处理起来也的确麻烦,但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就是由一连串意外组成的,只要不是悲剧性意外,作为他现阶段的老婆,你只能咬着牙关跟这“栽贼”一起死扛。男人嘛,突然发现自己多出来一个私生子,那种悲壮的情绪就像二战中西线战场美军士兵攻入柏林发现满目疮痍,既悲且喜。

  在培训内容设置上,牢牢把握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这条主线,邀请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市委组织部、北京市委党校、首都部分高校的专家教授,围绕“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解读”、“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背景及深刻内涵”、“十九大党章修订的新时代意义”、“中国实现伟大梦想的奋斗历程及其启示”、“坚定理想信念,提高党性修养”等专题,引导广大党员干部认真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党章,准确把握十九大提出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新举措,深刻领会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和丰富内涵,深入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意义,提高政治站位和理论水平,全面增强执政本领。邀请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和北京市直机关工委、市纪委、市规划国土委、市环保局等相关行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如何提高机关党支部工作能力和水平”、“严格落实八项规定精神,持续深化作风建设”、“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编制情况和主要内容”、“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专题,把党的十九大提出的目标任务进一步细化、具体化,切实把十九大精神的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去,深入思考研究推动工作的新路径和新方法,进一步形成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生动实践。

  在我看来,小酒馆是公众生活和私人生活的接口,寓意着你在当众表演和真实生活之间的一种状态。真正的酒鬼,在家喝得烂醉也会很爽,但事实上,我们很多时候不愿呆在家里喝,而是需要去酒吧里买醉。因为我们的孤独和酒量都需要观众。

  所以凡是小酒馆发达的城市,都是让人向往的。在那里,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找到跟自己相近的人,就好像站在一面镜子前看见自己。有时走进一间酒吧,我们会陡然生出这间酒吧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感觉,甚至有直接把整间酒吧哐当一声砸进出租车搬回家里的冲动。

  有段时间,黄桷坪是小酒吧比较集中的地方。美院斜对面的“老巢”、“马贡多”;菜市场里面的“红星”、“高地”我都去过。“马贡多”是美院老师赵青开的,小院里有棵树,碰上下雨,院子里弥散着植物和泥土的气息,加上啤酒便宜,坐到半夜,那种让人迷醉的感觉会越发强烈。

  两路口附近几年前有家“大田驿站”,老板是个光头,喜欢画画,酒吧墙上挂满了表现主义风格油画。如果来客喝麻了表示喜欢,他有可能当场摘下来送你。更多的时候,他会用吉他弹唱给客人助兴,如果你凑巧那个下午不经意路过门口,恍然以为回到了罗大佑、齐豫的那个时代。

  随着年龄增长,酒吧渐渐去得少了,因为我发现,坐在那里,不会再有因为一句话或一首歌就有眼睛发亮的女孩看你,她们美丽的眼睛不再给你机会,作为一个中年人,唯一的优势就是为酒吧充任一件时光的道具,你看看你,跟那些老桌子老板凳古老的灯具差不多老了。

  不过不管怎样,小酒吧还是值得一去的,对年轻人来说,那里意味着爱情的各种可能性,对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则预示着一种更为节制和领会存在感的生活方式。我常

  我喜欢那种气质庞杂的城市,好比纽约。这意味着你在街角既可能吃到越南河粉,也可能碰上西西里黑手党,还可能一头撞进凤姐怀里。

  作为反面教材,我一直认为大理是无趣的,因为你几乎只能碰到杨丽萍,没有别的可能。一个城市不能只卖杨丽萍或火锅,它应该还有几分魔幻色彩,比如你永远想不到,在重庆(啊,永恒的火锅)这样的城市,印度人的飞饼和各种来路不明者卖的小海鲜居然也跟本地食谱勾肩搭背,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其实,无论海鲜还是河鲜,重庆人都不像江浙人那样敏感,后者有可能傲娇于他们吃一只螃蟹也要用上100种工具,重庆人无论吃什么,都可能出现如下情况:老山城已喝了100瓶,菜还原封不动,管它大闸蟹还是小河鲜。

  不是他们不好吃、不懂吃,而是他们更喜欢一群人在一起吃饭喝酒的感觉。天下最难吃的饭就是“一个人的晚餐”,可以想像老佛爷在紫禁城的黄昏独自面对“满汉全席”时多么寂寥,我敢保证,她连千年参汤都只喝了一口。

  重庆人喜欢聚众吃饭,所以火锅必须由他们来发明。换句话说,重庆人拥有一种把所有吃法和食材变成火锅的能力(吃火锅当然是为了喝酒),海鲜不过是其中一种。为了喝酒,别说是海鲜,他们甚至能把家庭矛盾、故意制造的家庭矛盾都弄来下酒,盖因他们实在无法忍受曲终人散、“人在灯火阑珊处”处的离愁。

  木兮Li在《生活》杂志上看了这篇文章,很是喜欢。摘句搜了下果然找到源头~(2013-09-11)